基站辐射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6608233274.jpg

近日,一张运营商取消基站建设的公告在网上颇热。合肥某地居民因为害怕遭受辐射强烈反对基站安装,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、铁塔公司联合发出公告,被迫取消当地基站建设,并表明不再保证当地通话质量。与此同时,类似的公告在广东中山也出现了一份。

移动基站辐射恐慌症正在蔓延,人人谈“辐”色变。那么,基站辐射果真有某些人认为的那么严重么?

笔者学的是辐射相关专业,并且大学毕业设计就是做的关于移动基站电磁辐射的评价,在此,笔者就从基站辐射专业的角度分析,基站辐射到底是怎么回事?又是什么引发基站辐射恐慌症?

基站、基站辐射的一些概念

移动通信基站是无线电台站的一种形式,是指在一定的无线电覆盖区中,通过移动通信交换中心,与移动电话终端之间进行信息传递的无线电收发信电台。常见的移动基站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:

基站辐射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铁塔型,属于大型基站,功率较大

基站辐射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建在屋顶上的基站,节省成本

基站辐射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小区、街道旁的基站

基站辐射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室内基站,主要用于加强信号

我国移动通信基站采用小区制,覆盖范围几KM;而联通采用大区制,可以覆盖几十KM;辐射的频率大小和能量决定覆盖范围。从另一角度来看,由能量守恒的角度来分析:手机辐射大的其基站辐射小(GSM),反之手机辐射小的其基站辐射大(CDMA)。

电磁辐射可以分为“电离辐射”和“非电离辐射”两类。例如X射线、γ射线和宇宙射线产生的能量,足以破坏人体组织结构的分子,甚至可以使原子和分子电离化,这种辐射称为“电离辐射”。而我们常见的电磁辐射,大部分是频率为9kHz~300GHz的无线电发射设备或医、科、工电子产品所产生的,其发射频率较低,能量也较弱,远没达到将分子分解的程度,固这类辐射也称为“非电离辐射”。

在衡量电磁辐射对人体作用大小,电磁辐射能量要大到什么程度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时,我们常用SAR表示,SAR的中文意思是“比吸收率”,其作为人体组织对能量吸收的度量单位,反映了电磁辐射对人体的影响程度。SAR定义为生物体每单位质量所吸收的电磁辐射功率,即吸收计量率,单位是瓦/千克(W/kg)。

本文以功率密度代表电磁辐射强度,其本质与比吸收率是一样的。

如何判断辐射是否超标?

根据《电磁辐射防护规定》(GB8702-88)公众照射下,在一天24h内环境电磁辐射场的场量参数在任意连续6min内的平均值应满足表1的要求:

基站辐射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根据《辐射环境保护管理导则——电磁辐射环境影响评价方法与标准》(HJ/T10.3–1996)中单个项目的影响评价标准,对单个项目的影响必须限制在GB8702—88限值的若干分之一。在评价时,对于由国家审批的的大型项目可取GB8702—88中场强限值的,或功率密度限值的1/2。其他项目则取场强的,或功率密度限值的1/5作为评价标准。

由于我国移动基站的发射频率均在30~3000MHz,所以,只要看表中红色一栏即可,国标可简单理解为,公众照射下,在一天24h内环境电磁辐射场的场量参数在任意连续6min内的平均值不可超过电场强度E=12/V/M,功率密度不可超过Pd=0.2w/m2;其他项目电场强度不可超E=12/5,功率密度不可超过Pd=0.08w/m2。

移动基站的辐射可分为远场和近场辐射,但绝大部分辐射均可视为远场辐射,即可用计算功率密度,式中Pd为功率密度(μW/cm2);E为电场强度(V/m)。E值就需要用辐射剂量仪测试了。

笔者参考某市移动基站辐射监测数据,并进行计算得出,该市基站均未超出国标辐射范围。如果大家仍存疑虑的话,可以自己买个辐射测量仪,测出电场强度带入数据计算即可,毕竟实践才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,事实胜于雄辩嘛。另外,笔者想说,基站电磁辐射肯定有的,但微量辐射对身体不足构成伤害,相比于手机、电磁炉等常用电子产品的辐射,基站的辐射不足以让大家如此恐慌。

居民为何见“塔”色变?

每一个问题的发生,都离不开大环境,要探讨问题的本质需要先从大环境的角度考虑。近年来我国的经济发展迅速,居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对生活的质量的要求也就愈高。辐射与生活息息相关,也就愈发引起人们的注意了。而且,随着人们对科学认识的逐步加深,大家对辐射的了解也越来越多,特别是2008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的发生,更加加深了人们对辐射的畏惧,可谓谈“辐”色变。

其实,我们的生活愈来愈“离不开”辐射。当今时代正逐步进入一个智能时代,智能手机、智能电视、智能家居等等,智能正在逐渐包围我们的生活。智能意味着产品的性能更强大,但是性能强大的前提就是功率的放大,功率放大辐射自然就大了。以手机为例,智能手机的普及程度想必大家周知,手机的功能也越来越多,玩游戏、看电影、直播视频等等,些都是高耗电的功能,当然功率和辐射也非常大。

不得不说,有一类人群对辐射是最敏感的:孕妇。微弱的辐射居民或许能忍受,但如果家里有孕妇的话,就升级为一种“斗争”了。近日,网上一件关于“孕妇”的事就引起热议,一位大妈为了让在怀孕的儿媳妇免遭辐射,竟然强行要求邻居关闭路由器,并且多次上门“走访”。国人都有一些通性,再大的伤害自己可以忍受,但难以忍受别人对自己亲人的伤害,何况是孕妇,是下一代。辐射再也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了,它“间接”的让我们看见摸着,而且来势汹汹。再来看个例子,前不久周鸿祎老板的“孕妇模式路由器”可谓火了一把,一直潜心做安全的周鸿祎眼光甚是独到,将辐射变成360的武器,将最危险的东西变成最安全的,”孕妇模式”路由器也许只是一个噱头,不可能消除辐射,因为有信号的地方就一定有辐射。但不得不说,老周抓住了国人的痛点,借此火了一把。

再把话题回到移动基站的电磁辐射,辐射已经被附上极其危险的标识,再加上移动基站铁塔高大的“身躯”,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和不安全感,所以居民也就见“塔”色变。其实,基站的辐射强度与距离是成平方关系,也就是说,辐射强度随着距离的增大以平方指数的形式骤减。所以,一些大功率的基站建设高大才是合理的。

运营商建与不建的纠结

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,人们对手机信号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,为了赢得用户,保证信号的质量和稳定,通信公司就不得不建立更多的基站。前不久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时说“现在很多人,到什么地方先问‘有没有WiFi’,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!”

其实,网费降低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息息相关。此前,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为贵也提出了相关的问题。他分析道,当前中国互联网流量的“指数式”增长,对通信基础设施不断提出挑战,需要进一步加大建设力度。所以,对于通信运营商而言,一方面要加快基站建设,另一方面又遭受居民强烈阻扰,进退两难,可谓哑巴吃黄连——有苦说不出。

站在通信商的角度来说,建设移动基站是为了覆盖更好的信号,也是算是“为人民服务”,如今却成了“好心办坏事”。而且,对通信厂商来说,拆除基站亦减少了维护成本,何乐不为呢。

但是,从宏观来看,拆除基站这类事情不可任由其蔓延,一方面居民的信号将得不到保障,而移动信号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特别是在偏远农村地区,假若有一些突发事故,比如地震、洪灾或者人身急救等等,信号就是生命线;另一方面,大面积的信号不通畅将使得通信厂商失去大量用户,这显然是商家不愿看到的;最后,在当下“互联网+”的风口时期,移动通信是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的基础,如果基站建不起来,到处是网络盲区,手机没信号更别提上网,网络提速从何谈起,“互联网+”经济就成为一纸空文了。

    
评论 0

    验证码(*)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*必填项
qrcode